胡钢:百度对网站应改进在线形式侦查模式,加强实质规范审查
2016-05-05 14:26:51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核心观点:(1)搜索引擎的推广内容性质,需立法进行明确界定;(2)百度对网站应改进在线形式侦查模式,加强实质规范审查;(3)政府与企业都应加强对搜索引擎有偿推广的治理;(4)搜索引擎作为社会的信息入口,应受到行政、法律等各方的综合治理。


一.搜索引擎的推广内容性质,需立法进行明确界定。

我印象中比如说国外的时候,我访问谷歌,会固定的可能就这么一个是选择他选的赞助商,然后这边是广告。那么我们未来如果把它作为广告的话,现在展现出来的内容,是否属于广告发布者发布的广告内容?

现在我们看到这个,这些我们都推定它是已经是收费了,另外我们去年9月1号生效的国外经营者,他通过某种媒介,直接或间接的推销自己想推销的商品,那么如果这种属于广告的话,这些我们看到的这些内容,是否就属于发布的广告内容?这是第一个问题。

二.百度对网站应改进在线形式侦查模式,加强实质规范审查。

第二个问题我们未来会有一个跳转,跳转的东西这个网站我们如何去进行管理,这些东西它是否也同样适用,比如说不许用最高级。

因为你是跳转的,和我们最后它控制那个网站的内容,你去审查那个网站内容,这两个是差别很大的,如果我就要管我这个跳转网站里面的内容实际上是无法做到的,但是你去管跳转的网站本身要ICD备案,这个备案是有效备案,跳转信息的主体是一致的,因为这个显示它的一致性,实际上都是可以免费查询的,没有任何问题。

另外刚才多位专家提到很重要的一点,就是对于某些特殊类型的信息,比如说我们魏先生涉及到的医疗广告的信息,包括广告法专门对医疗广告进行特殊归管,对于这类信息我们应该做到什么程度的监管?我想特别说一下,按照我们现在北京市法院的判决书显示的情况,比如说百度现在对于审核是采取一种在线的形式侦查。就是比如我声称我是一家医院,那么我就会提供我的主体的一个证明,是个扫描件,然后可能再会提交一个我的专门的医疗许可证明,也是扫描件,就给它发过去。看它表面上一致,这个故事就结束了。

那么我们能否要求他未来做得更多一些,因为网络上有句话,你不知道网络那个做的是个人还是条狗,给你发的东西内容是真的,没有经过编造,那真的是那个人发的吗?那么我们能否在相关的操作流程上规定?比如说跟我签合同是某个医院,那么我说的是对于这种特殊的信息的监管,付款方也应该是那家医院,因为我们这个案件,这个事件展示出来的应该说是实际的操盘者都是所谓的公司,也就是说我们更多的强调它的一致性,有没有可能做得更多一点?就是与我们现有的刚才提到的这种跳转以后的审核,我们未来的审核更多一点,甚至是比如说我给你的那个地址,我只能给你比如发一个特征,发一个特征可能也需要几天的样子,能否做到稍微增加一些接近于某种实质审查的这种情况,因为现在完全是在线的完全的形式审查,准确性完全无法保障。所以未来我们可以怎么做?就是对于医院,比如说医院打广告。

在这种情况下搜索引擎作为广告发布者也好,或者其他的某种程度广告经营者也好,应该按照相应的审核责任。那么对于相关的跳转,我们恐怕也应该有些细化性的东西,比如说要求他到ICD备案,作为引导到、跳转到这个网站,然后对于他的收费的,怎么有偿推广的,或者说广告的部分,和非广告的自然搜索的部分应该明确的区分,这种区分的程度应该达到我们普通的人都能清晰的分辨出,区别开来。目前只能说很签的这种底色,可能真的很难分辨。

他那一类主要针对的是知识产权,更多的是知识产权。所以说刚才不是提到一个想法嘛,咱们讨论完了能不能有几点共识,我想了这么几点,不知道是否合适。

三.政府与企业都应加强对搜索引擎有偿推广的治理。

魏则西这个事件应该说不算完,体现了搜索引擎有偿推广服务,对于助推非法不良信息应该是存在了一种比较严重的问题,所以它的治理应该是迫于眉睫的,或者说再简短一点,搜索引擎的有偿推广服务,它的治理迫于眉睫。

四.搜索引擎作为社会的信息入口,应受到行政、法律等各方的综合治理。

作为信息系统,信息社会的信息入口,搜索引擎具有相当大的基础性、公共性和社会性,那么它相应的它的经济、法律、社会、道德、责任应该更重。

涉及到这种搜索引擎的服务,它自然也受到我们相关的法律,比如说反垄断法、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的规制,就是说搜索引擎本身出来的结果和内容,应该直接适用广告法。当然我们应该也要强调我们的比如说支持,或者网新办牵头的这种,同时也要强调各方面的综合治理。比如说北京网新办或者北京互联网协会有非法视频,网络直播,我看了非常喜欢,那个效率很高,动作很快,而且能管用。我觉得这下一步就是说这个可能稍微展开一点,我不只有刚才说的那么几点大家有没有什么法律意见,当然相对来说比较宏观一点。

知识产权确实是很重要,可能涉及到所谓软件知识产权,或者商业秘密都有可能,但是知识产权如果它面临了公众利益的冲突的时候,知识产权本身是私权,如果面临到公共利益,如果说搜索引擎这种服务,刚才陈律师提出的公众性、基础性、信息基础设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的话,那么它的冲突非常明显。所以这个东西怎么拿捏分寸,既要保护企业的创新,他的知识产权,他的努力,同时对于我们公众利益又有一种保护,这个分寸确实是也考验我们各方面的工作。

上个月去联合国开会,碰到他们有欧洲的监管,欧洲人特别羡慕,说中国有百度,事情是两方面来说,因为我们没有,所以我们整天要折腾谷歌。真的很多事情,和当年谷歌离开了中国,然后百度现在可能有一些不好的做法,但是我们也要从历史上,也就是说我们退后再过几年,现在的情况也许有很好的地方,也有差的地方。刚才我个人特别同意刚才好几位专家提到的,我们今天这个会从昨天那个事件,咱们小辈同志和故去这位先生,他真的能成为一个转折点,对于我们整个搜索引擎乃至于互联网的服务如何更加公正一些,或者说更加善良一些,也许是一个非常好的转折点,一个标志性的事件。


(胡钢,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秘书长。本文为胡钢在百度舆论风暴特别研讨会上的发言)


 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